用户登陆专区
                                  
                                邮箱登陆
                                 信托知识
                                 信托业务介绍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信托知识
                                信托证券产品清盘主要由哪些原因引起

                                    一般来说,信托证券产品清盘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信托产品存续期满;单位净值跌破止损线;信托产品规模或参与份额数达不到要求;为了发行新产品而清盘老产品等。

                                1、 信托产品存续期满

                                2010年宣布清盘的产品,绝大多数是由于信托期限已满。特别是非结构化产品,大多存续期为1-3年,在期满后就选择不再运营,这属于“正常死亡”。

                                2、 单位净值跌破止损线

                                这种情况下终止的产品比较少,原因是基金经理投资管理不善,加上一些产品是在2008年发行,碰上单边下跌的大熊市,从而导致基金净值跌破信托合同中约定的止损线,不得不被信托公司清盘。目前,大部分阳光私募产品均将止损线设在7毛钱,如果连续一段时间基金净值都在7毛钱以下,就或者提前结束清盘,或者改变投资策略。

                                3、 信托产品规模或参与份额数达不到要求

                                部分信托产品成立以来,业绩不如人意,长期徘徊在净值边缘,甚至还连续出现负收益情况,导致大量的持有人赎回产品,而其本来规模就只有2-5千万,出现大量赎回后就达不到信托合同中约定的最低规模或者最少份额红线,从而被迫清盘。

                                4、 为了发行新产品而清盘老产品

                                自从2009年7月,信托产品开设证券账户被叫停之后,原有的存量信托证券账户就越发紧俏。私募公司发行新的信托产品,要付出很高的账户成本。为此,一些私募公司为了发行新产品,就选择将一些资金管理规模不大、收益不太理想的老产品清盘,利用老产品的证券信托账户重新发行新产品。

                                来源:      时间:2011/8/18 16:34:04
                                 
                                私人股权投资信托(PE)
                                上市公司股权受益权信托
                                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阳光私募基金)
                                房地产信托
                                基础设施信托
                                信贷资产受让信托
                                员工持股权信托
                                产业投资基金信托
                                国企改制、资产重组、产权购并信托
                                融资租赁信托
                                版权所有: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吉icp备05000712号
                                设计制作: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424号

                                 
                                漂浮广告
                                51草莓榴社区免费观看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